战地奇闻烂醉之际狼来了:奥地利步兵坑队友神作

作者: admin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9-04-22 08:58

  编者按:诡异的开战理由,风骚的战地操作,惊人的战时举措,荒诞的战斗决策……瞬息万变的战争版图,总有意想不到的奇闻!

  作者重光,攻读阿拉伯语言文学专业,爱好历史、地理、文化与宗教,对中东、阿拉伯世界以及亚伯拉罕三大宗教尤为熟悉,一直在研究相关的主题。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古时军队出征前,常饮酒壮行,以此鼓舞士气,激励士兵上阵奋勇杀敌,如“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之类的诗句正是刻画了士兵喝酒作战,忘却生死的情景。不过酒虽能壮胆,但也需要适量饮酒,若是贪杯喝高了,打起了“醉仗”,那不仅不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且甚至还会“杀敌零人,自损八百”,自己人揍起自己人来。

  1787年5月,俄罗斯帝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领着浩大的宫廷师从队伍,在多位欧洲国家使节的陪同下,南下视察新俄罗斯(今乌克兰南部)与克里米亚半岛,在视察途中,叶卡捷琳娜二世还与她的盟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兼奥地利大公约瑟夫二世会面。

  女皇临幸的新俄罗斯与克里米亚半岛,是俄罗斯四年前刚通过废止克里米亚汗国的方式并入本土的。克里米亚汗国此前一直是奥斯曼帝国的附庸,由远在黑海另一边的土耳其人“遥控统治”,是奥斯曼帝国控制黑海北岸的桥头堡。

  而这桥头堡正好堵上了俄罗斯帝国南下寻找黑海出海口的通道,战火不可避免地烧了起来。数次俄土战争之后,与俄罗斯死扛了两百多年的奥斯曼帝国因国势江河日下,才极不情愿地于1774年退出黑海北岸,放弃了克里米亚汗国的宗主权,任由其被俄罗斯所蚕食吞并。

  1774年俄罗斯与奥斯曼帝国签订《库楚克开纳吉和约》后发生的领土变化示意图

  此次叶卡捷琳娜二世以胜利者的姿态,耀武扬威地进入奥斯曼帝国故地巡视,无疑极大地刺激了土耳其人的神经。与此同时,有关叶卡捷琳娜二世与约瑟夫二世在会晤期间密谋瓜分奥斯曼帝国的谣言也流传了开来,进一步激怒了奥斯曼素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使其决心以武力夺回失地,遏制俄罗斯与奥地利的野心。

  1787年下半年起,奥斯曼帝国屡次要求俄罗斯撤出克里米亚半岛,并放弃对黑海沿岸地区的统治权,俄罗斯自然不可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遂于同年8月19日向奥斯曼帝国宣战。此前只顾着打嘴炮,军事上却毫无准备的奥斯曼帝国军队被迫仓促应战,不过俄军同样也没能及时做好战争准备,实际上双方均未占得先机,在黑海北岸的战事因此陷入胶着,俄军与奥斯曼帝国军队各有得失。

  为了打破僵局,叶卡捷琳娜二世决定向奥地利大公约瑟夫二世求援,后者早在1781年就与她缔结了军事同盟。渴望在对土战争中分得一杯羹的约瑟夫二世欣然答应了俄罗斯的请求,奥地利遂在1788年2月对奥斯曼帝国宣战。

  不过,奥地利此时内忧外患重重:奥属尼德兰(今比利时)局势紧张,骚乱频发,大有爆发武装叛乱的可能,约瑟夫二世被迫分散注意力,花心思稳定奥属尼德兰的局势;北方强邻普鲁士谋求统一德意志,其自1740年以来对奥地利发动战争,迫使其割地求和,普奥关系因此陷入了长期的紧张状态,约瑟夫二世又不得不分兵防备普鲁士。

  要同时兼顾三个方向的奥地利自然不能全力开动战争机器,因而奥斯曼帝国反倒是抢到了先手。1788年7月,奥斯曼帝国军队渡过多瑙河,攻入奥地利统治下的巴纳特(今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与匈牙利三国交界处)。回过神来的奥地利召集了十万大军,驰援巴纳特。奥地利军队在9月抵达巴纳特,驻扎在卡兰塞贝什城外围。

  奥地利军队先锋——一支骠骑兵小队渡过卡兰塞贝什城外的蒂米什河执行侦察行动,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奥斯曼军队,而是撞见了一队吉普赛人(也称罗姆人),这群吉普赛人以卖酒为生,他们的推车上满是一桶桶的杜松子酒(德语:Schnapps,一种用水果酿造的蒸馏酒)。有如此珍酿在面前,骠骑兵们自然不会放过,他们立刻翻身下马,买酒痛饮。酒后来了兴致的骠骑兵们载歌载舞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身上肩负的任务。

  不知不觉,天黑了,一队奥地利步兵渡过蒂米什河,碰上了正在饮酒作乐的友军骠骑兵。步兵们眼瞧骠骑兵们喝得上头,于是也想要弄点酒来尝尝,然而骠骑兵们并不想与步兵们分享自己花钱买来的美酒,已经喝得昏昏沉沉的骠骑兵们搬来木框木箱,围着酒桶搭起了临时工事,阻止友军步兵接近。

  步兵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不和友军分享酒就算了,搭工事防备自己人是什么意思?于是冲上去和骠骑兵理论起来,讲着讲着,双方吵了起来,怒火越窜越高。就在双方推推搡搡,大有拳脚相向之势时,不知谁的枪突然响了,骠骑兵和步兵一下子都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双方拔枪相向,找掩体对射了起来。混战当中,有些喝酒心切的步兵灵机一动,想出了“狼来了”的妙计来吓唬喝高了的骠骑兵,他们于是高喊道:“土耳其人!土耳其人!”。

  不料这招既吓到了骠骑兵,也吓到了其他步兵:喝得稀里糊涂的骠骑兵看见远处黑乎乎的人影,真当奥斯曼军队打过来了,酒也不要了,翻身上马逃命;步兵内部也没串通好,各个民族的人都有来当步兵的:德意志人(奥地利)、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意大利人……他们互相语言不通,平时下军令都需要翻译,这下混乱之中更是鸡同鸭讲了,被一小撮步兵诡计蒙在鼓里的其他步兵见状,也当奥斯曼军队摸黑来偷袭了,赶忙往卡兰塞贝什城方向跑。

  在撤退途中,由于语言不通,“土耳其人来了”的假警报反而越传越开。许多不明真相的后方部队只见前锋部队丢盔弃甲,一边大声疾呼,一边疯狂逃命,问他们也听不懂在说什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后方部队思来索去,觉得也只可能是奥斯曼军队发动了袭击,前线已溃败,唇亡齿寒,后方也在劫难逃,于是也拔腿开溜了。

  被震天动静搞得如坠五里雾中的指挥官试图恢复秩序,遂用德语大喊军令:“停下!停下!(Halt!Halt!)”。这一喊不要紧,军中其他民族士兵因不懂德语,又听不清口令,反而当成有人在喊“安拉!安拉!(Allah!Allah!)”。这可是土耳其穆斯林对神的称呼,“土耳其人已经离我们这么近了!?”,正在逃命的士兵听到指挥官在喊,加快了逃命的步伐,没跑的士兵看周围人都忙着细软跑,也溜之大吉了。

  当跑路的奥地利骠骑兵路过炮兵队驻地的时候,炮兵指挥官询问前线出了何等情况,只顾着逃命的骠骑兵头也不回地喊了句“土耳其人”,炮兵指挥官大惊失色,下令对前方展开炮击。霎时间炮声隆隆,黑夜被连天的炮口火焰照亮成了白昼,跑得慢的奥地利军队统统吃了友军的炮弹。遭到己方炮击的奥地利军队以为是奥斯曼军队在进行炮火准备,下一步奥斯曼军队就准备冲上来和自己拼命了,吓得草木皆兵,连忙找掩护,对着每处有动静的植被、每个正在跑动的人影开火,岂能料到那都是奥地利友军。

  一幅描绘1800年前后奥地利军队步兵的画作,左为掷弹兵,中为军官,右为旗手

  就这样,几个骠骑兵和步兵抢酒喝时“狼来了”的戏言,在奥军内部语言不通的劣势放大下,奥地利驻扎在卡兰塞贝什的十万大军整个乱成了一锅粥,连土耳其人的影子都还没见到就被“猪队友”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兵败如山倒地逃命,还一边自相残杀了起来。两天后,真正的奥斯曼军队抵达了卡兰塞贝什,坐好啃硬骨头准备的土耳其人迟迟不见奥地利军队的动静,上前一看才惊讶地发现卡兰塞贝什城内外一片狼藉,原先的守城大军丢下了1200多名非死即伤的奥地利士兵,现已不知逃往何处了。

  一场局部战役闹出如此大的笑话,暴露出内忧外患下的奥地利目前无法全力作战,其在整个战场上也迟迟未能打开局面,奥地利军队遭受着补给短缺与疟疾等传染病流行的双重打击,损失惨重,连御驾亲征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兼奥地利大公约瑟夫二世也一病不起,最终于1790年不治身亡。

  约瑟夫二世的弟弟利奥波德二世随之继位,此时奥地利的内外环境对继续战争更为不利了:奥属尼德兰(今比利时)爆发了布拉班特起义,哈布斯堡王朝在当地的统治岌岌可危;法国大革命正愈演愈烈,大有蔓延至其他欧陆国家的势头,奥地利必须对此做出回应,干涉法国事务;奥地利的死对头普鲁士此时还准备趁人之危,意欲同奥斯曼帝国结盟,前后夹击奥地利。

  如此不利局面下,尽管之后奥地利军队在俄罗斯名将苏沃洛夫的联合指挥下,在瓦拉几亚与摩尔达维亚(今罗马尼亚与摩尔多瓦)接连战胜奥斯曼军队,并攻下了贝尔格莱德与布加勒斯特,但约瑟夫二世只想赶快从战争中脱身,应付普鲁士与法国的威胁。

  于是乎,奥地利与同样换了新素丹的奥斯曼帝国展开和谈。1791年8月,利奥波德二世与奥斯曼素丹塞利姆三世签订了《西斯托瓦条约》,奥地利归还了包括贝尔格莱德在内的大部分奥斯曼领土,只获得了瓦拉几亚的奥尔绍瓦城以及克罗地亚边境上的一块土地。

  奥地利在大环境对其极为不利的条件下,卷入俄罗斯和奥斯曼帝国的战争,结果在卡兰塞贝什战役中奥地利士兵喝高打仗,草木皆兵,自相残杀,把卡兰塞贝什拱手让给了奥斯曼军队,令人贻笑大方。之后奥地利又费了好大的劲,蒙受巨大损失,也没能痛打“西亚病夫”,开疆辟土,反而再次因糟糕的国内外局势,只拿到了一小块土地,真可谓得不偿失。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